当前位置: 合作区概览 > 动态要闻 > 媒体聚焦
合作区集成电路产业新政引广泛关注 构建横琴特色产业发展新路径
来源:珠海特区报 发布日期:2022-08-02 字体

横琴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和粤澳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园。

近段时间,横琴经济领域频现发展新动作。其中,动辄以百万千万计算补贴奖励数额的《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若干措施》(以下简称《若干措施》)一经出台,随即引起学界专家与业界人士广泛关注。

根据《若干措施》,合作区将围绕支持企业发展、人才引进培养、平台建设、粤澳协同创新四大核心内容,大力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加快构建特色芯片设计、测试和检测的微电子产业链。值得注意的是,新政策支持措施覆盖企业成长多个阶段,综合考虑上下游配套、培育产业环境等各项环节,单项补贴金额年度最高可达3000万元。因此,《若干措施》被业内人士称作合作区成立以来“对产业链构建考虑最全面、对相关行业发展支持力度最大”的产业政策。

记者广泛走访了解琴澳两地集成电路产业从业者及研究专家后了解到,学界、业界对此项政策出台普遍持积极态度,相信合作区相关产业在以上政策的鼓励支持下能得以健康快速发展。部分业内人士亦对记者表示,区域产业培育发展系一项综合性、长期性、系统性的工程,期待在政策连贯落地执行的基础上,吸引行业发展资源汇聚横琴。

新政搭建“人才闭环”

“我们更喜欢行业‘老将’,对45周岁以上的研发技术主管可以说是‘求贤若渴’。”自去年6月落地横琴后,珠海凌烟阁芯片科技有限公司依托较为成熟的芯片设计服务体系快速步入发展正轨,预计今年可创收过亿。该企业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宏俊一语道出行业内主要的人才需求特征。

简单而言,集成电路行业所瞄准的赛道,就是采用一定工艺把电路所需电子元器件集成聚合互连,通过特殊设计形成特定功能。一般来说,工艺制程越先进的集成电路产品,其能效比和生产成本在市场上越具有竞争力。同时,这也意味着需要投入更多人力资源进行研发创新。

珠海澳大科技研究院微电子研发中心主任路延教授介绍,集成电路行业人才需要掌握设计、流片、测试等完整的闭环验证过程,其知识结构和从业经验具有跨专业、跨领域的特征。因此,这类人才培养周期长、市场供给有限,“一名成熟的芯片设计工程师至少需要5-10年的技术积累。”

集成电路行业属于典型的智力密集型行业,企业的产品研发离不开资深人才作为中坚力量引领推动。结合集成电路行业的人才需求,新政策中与人才相关的支持措施引人瞩目。《若干措施》提到,对与合作区集成电路企业或科研机构签订三年以上劳动合同并实地“上岛办公”的研发人员或高级管理人员提供奖励,每年最高15万元。

珠海极海半导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丁励对记者表示,“粗略估算,我们企业在人才方面的投入成本已占企业整体运营成本的50%以上,人才鼓励补贴非常契合企业发展实际,能够为企业聚拢行业人才。”

翻阅新政策,珠海壁仞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冰更加欣赏新政所释放的人才培养“主动性”。《若干措施》第二章第六条有关人才培养的支持措施分为三个环节,支持建设人才培训基地,支持相关培训基地的人才回流合作区企业,支持企业吸纳合作区培训基地的人才,即推动形成“培训基地-培养人才-就地就业”的良性闭环。肖冰认为,人才培养与人才引进互相呼应,丰富人才供给,为企业发展提供积极环境,“众人拾柴火焰高,所有企业都可以从中获益。”

“作为一个技术落地、开展产学研合作的对接平台,我们高校机构人才培养的周期较长。”路延表示,结合多项目晶圆(MPW)、首轮工程流片补贴以及EDA工具的补贴等降低成本的措施,科研机构和高校可以投入更多资源帮助人才更快成长。

粤澳协作激活区位优势

“我们通过与澳门大学模拟与混合信号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对接与融合,实现了在国家重点研发专项、省粤澳合作项目及市产业核心攻关项目上全方位的深度科研合作。”在与澳门为邻的合作区,澳门特色资源一直是助推企业上岛发展的吸引力之一。珠海一微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姜新桥表示,粤澳协同创新发展是该企业的关注重点。

事实上,“支持粤澳协同创新”单独成章,正是《若干措施》的核心内容之一。在该章节内,合作区将围绕人才、对澳协同与对珠协同提供政策支持。除了澳门居民或拥有澳门高校相关学位的人才能够以1.5倍标准适用人才奖励、获得澳门特区政府科技类资助的澳门公司在琴获得对应数额的配套资助外,合作区设计与珠海形成“总部、研发中心-生产制造、封装测试”的区域产业链协同。

珠海先进集成电路研究院院长龚斌从中嗅到了“因地制宜,优势互补”的气息。对比其他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区域,横琴的区位优势与不足同样明显。横琴岛土地资源储备有限,集成电路制造企业的发展空间不足。但横琴地处国家战略前沿,具有先行先试制定创新举措的政策优势;同时,合作区紧邻澳门国际自由贸易港,具备成为集成电路产业国际国内双循环发展窗口的潜力。

“广东是中国半导体消费规模最大的市场,其中包含了数量庞大的市场客户。”芯潮流(珠海)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廖志军还观察到,合作区周边的集成电路产业市场环境良好;与此同时,珠海也在发力集成电路产业,澳门在海外贸易、大型会展等方面也积累了丰富资源,“新政策指向与珠澳深度联动发展有助于发挥三个地区的独特优势,从而形成分工明确、效应显著的区域上下游协作,形成良好的产业发展环境。”

澳门所拥有的科研资源同样基础扎实。2010年11月,澳门大学获批建立模拟与混合信号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国家重点实验室。作为澳门第一个微电子国家重点实验室,旗下研究项目覆盖了数据转化和信号处理、无线通信、电力电子控制器芯片等高精尖领域。澳门大学微电子研究院博士后曾文良表示,“澳门及其科研机构在集成电路产业链的优势在于设计,对于澳门资金、技术和人才而言,合作区《若干措施》是一个鼓励入局的信号,澳门能参与到产业链的更多环节。”

“澳门现在需要摆脱相对单一的产业结构,集成电路是一个很好的机遇。”沿着《若干措施》的发展路径展望,澳门大学模拟与混合信号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国家重点实验室代主任麦沛然看到了一个为澳门准备的崭新 “生产力引擎”。

按照麦沛然的设想,在合作区集成电路产业不断成熟的未来,良好的产业发展环境将吸引更多优质企业落户横琴,丰富的产业资源将推动企业提供更多专业岗位。在这个背景下,澳门居民将更有意愿就读相关专业并以此为业,形成“反哺”产业的人才资源。在行业发展与个人就业的良性循环中,澳门将迎来经济适度多元发展的机遇期。

政策连贯性令人期待

根据中星微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助理总裁周文博的从业经验,营收后置是每个初创集成电路企业都必须面对的发展挑战。在企业成长初期阶段,相关企业需要投入大量前期成本到研发、试制、流片等环节,所有的成本都属于不可回避的“硬投入”。同时,这个周期普遍将持续三年左右,“很多拥有技术优势或有良好前景的企业,就倒在了这个漫长的周期中。”

因此,在新政策出台的喜悦之后,受访企业对政策的连贯性和持续性表示关注。英彼森半导体(珠海)有限公司CEO邹亮坦言:“上下游产业链的配套建设需要持之以恒,在未来合作区相关产业形成聚集效应、迎来上升发展期的关键阶段,连贯落实执行的产业政策将为产业发展环境带来非常积极的影响。”

和企业成长规律及产业培育过程类似,高校科研机构人才培养也讲究“细水长流”。路延认为,“以上政策得到较好的落实执行后,本身即可释放强大的产业发展动力。我们希望相关政策在三年后可以保持一定的连续性,在更长的发展周期中支持产业扎根成长。”

根据龚斌对这一行业的观察,目前国内集成电路领域形成了三类区域发展的模式:以北京为中心的京津冀区域,承接数批国家重大的科研项目,内部众多科研院所与高校提供丰富创新资源,属创新驱动模式;以深圳为中心的珠三角区域邻近香港,而香港是全亚洲最大的电子元器件交易中心,近几十年对周边形成带动,这块区域属于市场驱动模式;以武汉、合肥、南京、西安等城市为代表的华中区域则是以龙头企业导向的发展模式。

龚斌还看到,高端集成电路产业自身具有周期性长、资金需求量大等特点,当前国家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国家大基金、省市地方产业基金以及投融资市场的专业基金支持。龚斌进一步建议,合作区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也需要注意多类资源的协同推进,组合运用好产业政策、产业园区和产业基金“三驾马车”,构建具有横琴特色的“创新驱动+市场驱动型”产业发展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