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合作区概览 > 动态要闻 > 媒体聚焦
横琴观察|专访珠海先进集成电路研究院院长龚斌:横琴探路创新驱动+市场驱动型模式,粤澳协同共构“芯”动力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日期:2022-08-03 字体

近日,《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若干措施》(简称《若干措施》)正式公布,从支持企业发展、人才引进、平台建设、粤澳协同创新等四方面提出具体措施,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简称“横琴”)将重点构建“前沿领域芯布局、特色芯片全生态、高端产测全链条、国际人才全汇聚”产业体系。

横琴的集成电路产业应该采取怎样的产业发展路径?新出台的产业新政对于大湾区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带来何种影响?近日,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专访了珠海先进集成电路研究院院长龚斌。珠海先进集成电路研究院全程参与了该政策的调研、起草、征询意见等工作。

在龚斌看来,集成电路作为支撑数字经济和新基建发展的新兴产业,是澳门实现产业多元的重要方向之一,而横琴拥有粤澳合作的先天区位优势,可以在科研协同、产业化联动、成果转化和孵化、金融服务等领域提供广阔空间,为澳门长远发展开辟广阔空间、注入新动力。而澳门可以助力横琴成为大湾区深化扩大与国际集成电路交流与合作,主动融入全球集成电路产业链和创新链的国际化窗口。

(珠海先进集成电路研究院院长龚斌 受访者供图)

探路“创新驱动型+市场驱动型”模式

南方财经:此次横琴集成电路产业政策的文件有何亮点?重点解决当下产业发展的哪些问题?

龚斌:首先,在产业发展模式上,强调“融合发展”,充分发挥琴珠澳资源优势。本次措施高度重视与澳门、珠海及大湾区的协同,着力在集成电路领域打造琴珠澳融合发展的新格局。

其次,在产业发展路径上,强调“创新发展”,大力支持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经过调研横琴、澳门还有珠海的产业基础和特点,建议横琴采用“创新驱动+市场驱动”型相结合的模式来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本次措施重点在支持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发展,大力支持企业的研发创新和高端人才引进。一方面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本质在于技术创新,集成电路企业的生命也在于创新研发,对集成电路企业最大的支持,就在于鼓励企业创新,同时帮助企业吸引高端人才参与创新。另一方面,抓住集成电路“新旧技术体系转换”的历史机遇,紧跟全球集成电路技术的发展前沿,充分挖掘澳门在集成电路产业前沿领域的科研创新实力,聚焦自身特色领域梯次推进产业向前沿引领和高端化发展,体现了合作区发展产业的国际视野和担当。

第三,在产业发展方向上,强调“特色发展”,着力构建特色产业体系。本次措施强调以“特色发展”为产业发展的主思路,重点支持专精特新、独角兽企业等具有高成长性的企业落户,重点支持高端和特色芯片设计、EDA/IP、检测平台及设备等细分领域的研发创新。

横琴集成电路产业基础尚不完备,处于产业发展的初级阶段,本次政策反映了合作区政府在产业发展模式、发展路径、发展方向上的思考和探索,同时也重点在解决产业发展“从0到1”的问题,比如,重点支持企业发展、人才引进、平台建设等基础性问题。

南方财经:你刚提到,横琴应该采用“创新驱动型+市场驱动型”相结合的产业发展模式,应该怎么理解?相比国内外城市,横琴的集成电路产业应该如何走出自己的特色之路?

龚斌:国际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模式,总结来看,一般有生态均衡性、创新驱动型、资源配置型、市场驱动型、龙头驱动型。比如韩国、武汉,以三星、海力士、长江存储等巨型IDM企业为主导,政策及资源聚焦发展,属于龙头驱动型。比如硅谷、北京,科研资源多,通过前沿创新和国家战略性项目驱动产业发展,属于创新驱动型。比如台湾新竹、上海,产业链条齐备、生态完善,形成以设计—制造为中心的产业结构,属于生态均衡型。比如香港、深圳,通过贸易带动产业发展,属于市场驱动型,也可以说是贸易驱动型。

建议横琴采用以“创新驱动型+市场驱动型”相结合的发展模式为主,一方面积极争取国家和省级重大战略性项目,重点布局和引培“前瞻创新”型项目和企业;另一方面学习借鉴“香港—深圳”国际电子元器件及物料贸易中心的成功经验,建立“(香港)澳门—横琴—珠海”国际电子元器件及物料贸易中心。当然,有合适的晶圆制造厂,也可以重点引进。

产业发展“三驾马车”

南方财经:支持企业发展,是此次产业新政明确提出的首要任务。这背后有何深意?为何强调引入总部或区域性总部企业?此次产业新政还设置了多项补贴支持集成电路企业研发创新,包括研发费补贴;多项目晶圆(MPW)及首轮工程流片补贴;IP购买、复用及研发补贴;EDA工具购买、租用及研发补贴,并且支持测试验证。为何选择这些环节进行补助?

龚斌:对于集成电路企业,重点看它的创新实力和技术迭代能力,最好在某个细分领域是龙头企业,而这些企业目前可能在其他城市不一定得到重视,希望更多这些企业从其他地方到横琴来发展,同时横琴的一些政策优势和澳门国际化优势能够助力企业成长。所以瞄准总部或区域性总部企业,特别是专精特新、隐形冠军以及独角兽企业能够来横琴,另一方面是因为有很多大型的企业需要在珠三角设立区域性总部,能够更好地面向市场。

重点支持专精特新、独角兽企业等具有高成长性的企业落户,重点支持高端和特色芯片设计、EDA/IP、检测平台及设备等细分领域的研发创新,目的在高端芯片设计、特色制造与先进封装、高端芯片测试和检测等领域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实现横琴“前沿技术引领、高端企业集聚、粤澳协同合作、基本配套完善”的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目标。

南方财经:根据你在集成电路产业规划、政策制定和集成电路项目投资经验,集成电路企业落地更看重哪些要素?你如何评价横琴的竞争力?

龚斌:产业政策、产业园区和产业基金是推动产业发展的“三驾马车”,推动横琴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也需要各种资源协同推进。集成电路产业自身具有周期性长、资金需求量大、投资回收期长的特点。因此,集成电路企业落地,特别看重的因素第一是产业政策,我国各个城市都有一些产业政策的扶持,国际上其他国家也有相应的产业政策支持。第二是产业环境和营商环境。产业环境指整个产业配套,比如上下游能否更好协同,而营商环境则涉及到政府的办事效率和诚信等等。第三,集成电路企业需要资金投入,所以专业产业资金或政府产业基金也是考虑因素之一。

目前横琴既有国家政策,又出台了专项产业政策,这是非常有竞争力的。同时横琴集成电路的专业基金也有非常大的规模。此外,横琴本身具备比较国际化的营商环境。现在横琴还需要在产业生态环境层面加以努力,包括人才导入、产业上下游协同等。

打好“粤澳协同牌”

南方财经:《若干措施》提出,支持集成电路领域的重大项目在合作区设立总部或研发中心,在珠海市建设生产制造、封装测试基地。这是基于怎样的现实考虑?

龚斌:因为横琴产业用地空间有限,所以产业发展要根据集成电路产业链不同环节企业的特性和业态来决定。比如集成电路的设计、研发或者总部,占地规模不大,可以放在横琴。而把整个产业规模做大,需要制造封装等环节,但制造封装则需要一定的用地规模,所以横琴产业发展可以充分利用珠海的产业空间。此外,珠海还有很好的产业基础,尤其是设计业支持,而澳门是一个特别好的国际化窗口。只有当横琴、珠海还有澳门联动起来,才能形成区域竞争优势,共同建设产业链、产业集聚和区域产业大生态。而这三个地方正好能功能互补、优势互补。

南方财经:此次产业新政强调横琴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要重视与澳门、珠海及大湾区的协同,聚焦粤港澳大湾区来看,有何现实作用?

龚斌:横琴特别重视与澳门、珠海及大湾区的协同,希望在集成电路领域建立琴珠澳融合发展的格局。澳门在融入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吸引集聚国际专业人才和风险投资等方面具有显著优势,珠海在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方面具有良好的基础,已初步形成涵盖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平台等环节的垂直产业链,并且在用充足的产业发展空间,横琴在进口通关、税收政策、人员进出高度便利、跨境金融创新、市场准入高度便利等方面有探索符合集成电路产业特色发展的先行先试政策,三地在合作发展集成电路产业上优势互补,具有巨大的合作空间,若能探索出有效的产业协同发展机制,将形成新的区域产业发展竞争力,共同提升产业能级量级。

南方财经:《广东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以广州、深圳、珠海为核心,打造涵盖设计、制造、封测等环节的半导体及集成电路全产业链。你认为目前大湾区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处于什么阶段?还存在哪些短板?

龚斌:广东集成电路产业最大的优势在于设计和市场应用。但是从产业链完备和产业生态来看,广东还是相对薄弱的,尚未形成完整的产业链,特别是在制造、设计、封装还有设备材料等环节还比较薄弱。当前,广东正积极打造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第三极,逐步补齐产业链,形成产业生态,澳珠这一级也需要积极参与。作为产业发展的“桥头堡”,横琴是构建澳珠这一极的重要力量,协同珠海,融合澳门。横琴可以按照国家赋予的政策先行先试,做更多的产业发展探索,做大做强澳珠集成电路产业能级量级。

建议将横琴作为集成电路产业的重要承载地和承接澳门创新资源转化的主阵地,积极推进建设“国际电子元器件进出口贸易港”,同时围绕澳门与横琴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定位,以强链延链、错位配套为原则,与珠海高新、斗门等区域形成深度协同联动,持续拓展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空间,共同推动珠澳构建闭环、集聚、高端的集成电路产业生态,提升粤港澳大湾区澳珠极点的能级量级。